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配资

「上海 自贸区」九圜青泉科技陈嘉禾:别管市场 盯住价值就对了!

「上海 自贸区」九圜青泉科技陈嘉禾:别管市场 盯住价值就对了!

【九集清泉科技陈嘉禾:别管市场,专注价值!2015年股市结构性泡沫破裂后,这些估值低、基本面优秀的资产都给投资者带来了优异的回报。虽然有些股票也有轻微的下降,但这种下降与随后的上升相比根本不值一提。大多数担心泡沫破裂的投资者会错过后续市场的投资机会。

最近,在与两位相信价值投资的投资者——中欧基金基金,经理曹明昌和袁泽投资公司总经理大池中聊天时,他们了解到了一段有趣的金融历史。那是2000年美国科技股泡沫崩溃的时候,也正是沃伦巴菲特经营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价触底的时候。

2000年,以科技为基础的股票在美国市场形成了巨大的泡沫,就连千里之外的中国股票市场,也在类似的行业制造了泡沫,这一点已经众所周知。这个泡沫成为金融,历史上一个著名的案例,当时是疯狂的,后来破裂时是痛苦的。

但是,有一点很多投资者(包括我自己)有时候不太明白,那就是当我们站在一个巨大的结构性市场泡沫的顶峰时,如果我们能清楚地看到这个泡沫的问题,我们是否还应该投资那些没有泡沫甚至同时非常有价值的资产呢?

我们是否需要担心一旦结构性泡沫破裂,资本市场就会一片泥泞?这个时候,即使我们的头寸确实有价值,估值低,我们还需要担心他们会受到泡沫破裂的冲击吗?我们是应该休息一下,持有现金,还是应该无视市场的噪音,坚定地专注于自己的价值?

上述问题相信是许多看到市场出现泡沫的投资者在进行自己的投资时会思考的问题。2000年美股科技股泡沫的破灭和同期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价表现给了我们一个生动的案例。

2000年3月10日,纳斯达克指数达到5132点的峰值。当时,这一股票点相当于数百倍的市盈率,比1995年750点左右的市场点高出许多倍。

尽管美国科技产业发展迅速,但纳斯达克指数最终再次超越了这一点,不过是15年后的2015年。从2000年到2002年,纳斯达克指数从最高的5132点下降到最低的1108点,下降了近80%。

然而历史就是这么巧合。同一天,也就是2000年3月10日,巴菲特和查理孟格这两位全球市值最高的投资大师,他们管理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价,达到了阶段性的最低价格40800美元(原复权价,下同)。这个价格从1998年84000美元的峰值一路下跌。与最高价相比,该公司2000年3月10日的股价已经减半。

忽略市场波动

如果我们能得到一台时光机,回到2000年3月10日,站在纽约街头,看到世贸中心的双子铁塔,如果我们清楚地知道纳斯达克科技股泡沫即将破灭,此时应该持有现金还是巴菲特的公司?

在2000年发生的这场科技股泡沫中,巴菲特和他的老合伙人芒格不断指出,科技股泡沫不可能持久。他们的投资组合也完全远离这些泡沫资产,持有一些有价值且估值合理的证券。

那么在这个时候,投资者应该购买这两位老先生管理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票吗?虽然这家背负两位老先生仓位的上市公司资产非常值钱,但其股价会不会因为纳斯达克科技股泡沫的破灭而跌入泥淖?或者,对于公司价值投资者来说,他们应该对自己说,“不要担心市场,只投资有价值的东西!”

在金融,的真实历史中,这个故事的答案是:“不要担心市场,只关注价值!”2000年3月10日,科技股泡沫开始破裂的那一天,恰恰是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价见底的那一天。

从这一天起,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价已经走出了与指数,科技股相反的趋势。该公司股价一直在上涨,2000年收于7.1万美元,2007年收于14.16万美元。此后,尽管该公司股价在2008年金融全球海啸中再次下跌,但在2020年底,该公司股价再次上涨至347,800美元。

最重要的是,在科技股泡沫破裂后,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票价格再也没有回到2000年3月10日的低点。也就是说,当美国科技股泡沫达到顶峰的时候,正是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价见底的那一天。

这个特殊的日子,当泡沫达到顶峰,价值见底时,就像一座纪念碑,告诉投资者一件事:我们不必担心市场波动,只要保持我们的投资组合有价值就行了。

其实大陆资本市场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告诉大家同样的事情。

在2015年的A股市场泡沫中,有经验的投资者会知道这是一个典型的结构性泡沫。当时,创业板和指数的市盈率超过100倍(一般认为在130到150倍之间)。但与此同时,一些优秀的蓝筹公司,如招商银行、美的集团等,估值都非常低,市盈率都在十倍以上。同时,一些分级基金的a股也便宜得可怕。

结果2015年股市结构性泡沫破裂后,这些估值低、基本面优秀的资产都给投资者带来了极好的回报。虽然有些股票也有轻微的下降,但这种下降与随后的上升相比根本不值一提。大多数担心泡沫破裂的投资者会错过后续市场的投资机会。

投资

方法追求简单

  美国著名价值投资者霍华德·马克斯(Howard Marks),曾经说过一句经典的关于择时与价值投资的话:Its about time in the market, not timing the market。也就是说,对于投资来说,在市场中所呆着的时间长短,持有那些优秀又低估资产的时间长短,远比市场择时重要得多。

  只问耕耘,不问收获。因因果果,丝毫不爽。

  金融如此,政治历史也是一样。在中国历史上的大分裂时期、即五代十国时期,也曾有过一个生动的案例。在当时,中国政治动荡、朝代更替,无数人在政治斗争中身败名裂。但是,却有一位传奇式的人物冯道,在当时拜相二十余年,在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四朝为官,辅佐过十位君王,号称“官场不倒翁”。

  纵观冯道的为官之道,充满了道家的虚以待物、安之若素的风格。而他曾经写过一首诗,更是这种风格的典范。这首诗写到:“穷达皆由命,何劳发叹声。但知行好事,莫要问前程。冬去冰须泮,春来草自生。请君观此理,天道甚分明。”

  冯道以为,只要做好事,何必管命运如何?而事实证明,冯道的一生,在五代十国的乱世之中,也算得上是上佳的命运。这和今天的价值投资者,不需要管市场的波动如何、一些泡沫是否会破裂,只要专注于自己投资组合的价值,就一定能在长期获利,又是何等相似?

  “大道以多歧亡羊,学者以多方丧生。”道家思想家列子,在《列子》一书中这样感叹。道路过于复杂,丢失的羊就很难找回来。做学问的人,如果所用的方法太繁杂,往往就很难达到学术的最高境界。

  而对于投资来说,事情也是一样。如果你发现一位投资者什么都想研究,什么都想搞明白,什么投资机会都想抓住,那么大概率来说,这位投资者会迷失在自己“丰富”的投资知识里。他会多多下注,却只会有少少收获。只有那些看起来笨笨的、只会简单但又非常有效的投资方法的投资者,才会在这个纷纭的市场中,坚定地走自己正确的道路,从而成为市场上长期的赢家。

  现在,我亲爱的读者,你还在关心市场下一步的波动是怎样的吗?

(证券时报)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www.ylqaqzz.com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