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配资

「盘江股份」华夏基金郑泽鸿:理性应对投资波动 长期看好新能源赛道

「盘江股份」华夏基金郑泽鸿:理性应对投资波动 长期看好新能源赛道

【华夏基金郑泽宏:理性应对投资波动长期看好新能源轨道】近期新能源板块出现和近期市场震荡?调整的原因是什么如何看待新能源行业未来前景?2021年股市会如何表现?基金投资者将如何看待短期波动?

嘉宾介绍:郑泽宏,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华夏基金,经济学硕士投资研究部高级副总裁。他于2012年6月加入华夏基金,在投资研究部担任研究员。曾任华夏高端制造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2018年8月31日至2020年6月12日)经理及华夏稳定增长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2019年1月14日至2020年6月12日)经理。现任华夏能源创新股票型证券投资有限公司基金基金经理(2017年6月7日至今)。

近期板块、出现新能源调整及近期震荡?市场原因是什么如何看待新能源产业未来前景?2021年股市会如何表现?基金投资者将如何看待短期波动?对此,东方财富网邀请华夏基金基金,经理郑泽宏做客《财富大咖秀》专栏,与大家分享精彩观点。

郑泽宏在接受采访时说,到2060年,光伏发电的空间可能会超过70倍,风力发电的空间可能会超过10倍,接近5-。从长远来看,一个行业的空间会很大,新能源行业的前景会很好。针对近期的行业调整,他表示,波动是投资的常态,回撤也是投资过程中必须面对的问题,行业表现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还是乐观的。

郑泽宏认为,在2019年和2020年,许多基金人的收入将翻一番。2021年,我认为永远不会有这么高的回报率,市场肯定会有起伏。此外,在基金,投资时保持良好的心态非常重要,因为在基金投资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你不必对短期波动过于紧张。

以下是采访记录:

1)华夏基金郑泽宏:碳中和带来长期投资机会

主持人:郑先生深入新能源多年。最近有个很流行的词碳中和。告诉我们什么是碳中和?

郑泽宏:去年9月,中国政府在联合国大会上提出,中国从放量排放的二氧化碳应在2030年前达到峰值,并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什么是碳中和?随着经济总量的增长,二氧化碳排放量实际上在增加。到2030年,中国的经济总量将继续上升,直到2060年。然而,中国设定了这样一个目标,即碳排放峰值应在203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应在206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是什么意思?二氧化碳排放是在生产生活过程中产生的。同时,植物光合作用会吸收二氧化碳,会采取一些措施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因此,到2060年,我们将努力实现碳排放和碳吸收的水平,停止向大气排放二氧化碳。

其实,当我们谈到如何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时,其实应该从几个方面来思考。第一个方面是明确减少大型碳排放者的碳排放总量。电力是碳排放总量中最重要的部分。现在80%的电力来源是化石能源,即煤和石油,这是碳排放的主要来源。如何减少电力的碳排放?随着人们生产生活水平的提高,用电量肯定是不断增加的,传统的化石能源只能用清洁能源来代替,所以里面的空间非常大。目前,清洁能源占总电源的比例不到20%,而新能源包括光伏、风力和核电所占比例较低,水电仍占一定比例。事实上,在接下来的2060年里,在40年的时间里

粗略计算一下,比如到2060年光伏有70倍以上的空间,风电有10倍近5-的空间,长期过程中,一个行业有这么大的空间,我觉得这个行业前景会很好。

事实上,钢铁也是一个重要的碳排放行业,占中国碳排放的18%左右。如果我们想减少碳排放,我们可能会减少钢的产量。一旦产量受到限制,价格肯定会上涨。这是交易的逻辑。环保领域的许多公司现在都有碳检测或碳交易,碳排放检测设施是一个相对较大的增量市场,所以实际上,这也是交易近期市场的一些想法

主持人:中短期是否有持仓调整?谈完碳中和,大家有什么操作建议吗?

郑泽宏:在新能源行业,一定要明白长远的问题。短期来看,我觉得今年的投入肯定会有很大的波动。今年,整个市场面临几个矛盾。一方面是经济复苏,上市公司业绩会好;另一方面,经济复苏会伴随着流动性可能收缩,这实际上会给估值带来一定压力。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今年的行情个人认为可能波动较大。

长期看新能源汽车和光伏,全球新能源汽车普及率在3%左右,确实进入了普及率快速提升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上市公司的运营肯定会超出市场预期,因为这是一个自发的、快速的成长过程。虽然短期内板块有一个相对较大的调整,但从基本面来看是超出预期的。

主持人:随着一些中国企业的进入,中国在新能源轨道上变道超车会是一个机会吗?

郑泽宏:我觉得肯定有机会。在传统燃油车时代,我国发动机的技术水平在硬动力方面确实与国外领先公司有所不同。要想在这方面迎头赶上,我们的海外竞争对手在不断发展,国内和国外差距很大。在燃油车时代,我们很难看到一个自有品牌的燃油车能卖到20多万,但在新能源汽车时代就不一样了。与蔚来,小鹏和理想相比,这些车实际上可以卖到20多万元。

而且销量都不错。燃油车时代,我们用的是发动机、变速箱,这些东西我们跟海外有硬实力的差距。但是在新能源车时代,我们所用的像电机、电控、电池,尤其是电池,全球电池做得最好的公司就是在我们国家。同样好的东西,加上我们国家有相应成本上的优势的话,其实按道理是可以造出性价比更高的新能源车,所以国家也是非常支持这个行业的发展。

  从大的层面上来讲也是我国汽车领域弯道超车的机会,这肯定是的。不仅像百度,还有小米、苹果、华为,都有可能去进入造车领域。这个蛋糕足够大,未来这个行业的天花板也足够高。短期因市场风格带来的波动,在我看来是可以忍受的。

  2)华夏基金郑泽鸿:近期市场震荡有这些原因

  主持人:进入2021年后,新能源指数整体呈下跌趋势,新能源板块波动在您看来到底有些什么原因呢?

  郑泽鸿:波动是投资的一个常态,回撤也是你投资过程中必须要面临的一个问题。尤其是今年,今年整体新能源指数表现不太好。这里有几方面的原因,其实跟基本面因素是不相关的,因为基本面是在超预期,包括销量、包括价格、包括供给紧张程度。下跌的一个核心因素,一方面确实是估值,经历了两年的上涨后,从短期来看,下跌前某些领域公司的估值到了历史上比较高的一个位置。而在估值比较高的同时,还伴随到流动性阶段性收紧的预期,包括经济开始复苏,包括美债利率的上涨,包括国内流动性的回收。另外一个就是市场风格的因素,过去两年整体以创业板为代表的成长类的公司,涨幅较大。相应的以沪深300为代表,金融、地产,过去两年表现是很一般。在剪刀差的情况下,一个是估值在不断地创新高,一个是估值甚至还会不断地往下走,如果预期发生一些变化的时候,确实可能带来一些资金的边际的流入和流出,这个也是正常的。但是我们回头来想,长期来说投资的本质是什么?我们其实是享受一个行业或者是一个公司,它在未来能够不断壮大的过程。行业在进入快速发展过程中,业绩会不断地去超预期,所以静态的来看估值,可能当时看贵,现在看就不那么贵了。这种波动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也是市场正常的一个常态,但是我们放长周期来看的话,我觉得新能源行业长周期来看,应该还是会取得比较不错的回报。

  主持人:您是如何看待美国国债利率对全球金融市场的影响呢?全球疫情的经济恢复发展,对我国市场的影响大吗?

  郑泽鸿:我说一下自己一个比较粗浅的认知。确实这几年,尤其是2020年,整个市场向上的话,很主要的一个因素就是疫情的发展,各国都在放流动性,包括美国几万亿的美元,包括欧盟大经济刺激的计划,也包括我们国家流动性释放。流动性的释放带来的影响就是你估值的提升,尤其是疫苗的推出,人们的生产生活要恢复,就会引来什么问题呢?可能会带来流动性带来价格的上涨和通胀预期的起来。如果说通胀预期起来的话,肯定又会伴随流动性的回收,所以美债利率的上行引发了大家对很多问题的担心。

  其实可以看历史,当流动性释放到通胀真正起来,室友比较长的一段时期的。比如看2006年、2007年,经济过热股市在上涨的过程中,流动性在收,包括A股也是加了很多次息之后,最终把市场击落,当时美股也是一样,它的估值在加息过程中还在持续地上涨。我个人觉得,通胀真正起来到整个回撤流动性,甚至加息的过程,它的时间周期是比较长的。这个过程中,我们现在还在相对比较靠前的阶段,可能是因为预期变化,开始有一些波动。但是我觉得这个趋势还没有停止,等到什么时候?看到已经几次加息市场还很热的时候,那个时候是我们真正要小心的时候。

  3)华夏基金郑泽鸿:2021年市场放低预期

  主持人:郑总您是如何看待2021年的权益市场呢?这也是大家最关心的事,包括后期仓位操作有些什么操作呢?

  郑泽鸿:其实过去两年是整个市场收益率特别好的两年,尤其是公募基金。2019年、2020年,很多基金都有翻倍的收益。而到了2021年,我个人觉得它不会永远有这么高的收益率,市场肯定是有涨有跌的。我个人觉得在今年这么复杂的宏观环境下,经济虽然复苏,企业盈利不错,但是流动性可能会收缩,包括海外和国内的流行性,收缩的话对于估值的影响一定是负面的。所以在这样一个组合的情况下,我个人觉得今年投资的收益率,大家要降低预期,大概率不会像过去两年那么高了。

  从基本面来说,很多基本面好的细分子领域,包括顺周期的很多板块,像化工、有色。我个人觉得,虽然今年波动会比较大,整体的收益率预期要降低,但是全年基金取得收益肯定比理财要好一些,甚至好不少的正收益,对此我还是有信心的。但是因为今年波动会比较大,我们主要忌讳的一点就是去追涨杀跌,追涨杀跌很容易亏钱。如果选一个好的赛道,如果你能忍受短期的波动,买入持有是一个不错的策略,你甚至可以不关注它的短期波动。

  4)华夏基金郑泽鸿:理性应对市场波动

  主持人:在追求收益的同时,您又是如何做好回撤控制呢?这还是要和投资者们分享一下。

  郑泽鸿:投资永远要面临的,一个是收益性,一个是波动性。收益就是在上涨的时候要能突出弹性,同样整个市场面临调整的时候尽量好的去控制回撤,但其实这两方面肯定是矛盾的。实际上我们在整个操作的过程中,首先对于买入标的的选择比较苛刻,一定是好赛道里面最优质的公司。

  回撤控制的另外一个方面就是我们对于止盈、止损操作上的纪律。比如看好这个公司,当达到所谓估值容忍上限,我们可能也会做一些调仓。而当你买入一个公司,发现它跟你想的不一样,我们会做一个及时的止损。但是我们作为一个基金的话,我们在做组合的时候本来就做了一个风险的分散,择时是非常难的,我们做了择股上的操作,做了估值上上限和下限的忍受。我们也在尽力做这个事情,但实际上是非常难的。

  主持人:最后给基民说几句坚定持有信心的话。

  郑泽鸿:首先从大趋势上来讲,投资者朋友通过基金来参与到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是非常好的一个方式,因为中国已经进入到资本市场长牛的过程中。这个过程中的特点是什么呢?就是人均GDP从一万到两万美元的过程,在历史上来看都是各个国家资本市场牛市的过程。但是在投资上也有几点建议,你选对一个好赛道是非常重要的,上市公司越来越多,如果你不是非常专业的话,自己去做股票并不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因为未来的分化会越来越大。

  同时一个就是重要的方面就是基金经理,我觉得选对好的人也是非常重要的。此外非常重要的还有保持一个好心态,因为基金投资看的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对于短期的这些波动应该放宽心,所谓的你耐得住寂寞,守得住繁华,在它波动的时候,需要坚持的时候我们需要坚持,当它真正上岗的时候,你要守得住繁华,才能在一个相对比较长的过程中获取一个不错的收益。

(东方财富研究中心)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www.ylqaqzz.com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