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配资

「煤化工 股票」陈嘉禾:不赚钱不是价值陷阱的代名词 巴菲特也曾是“背锅侠”

「煤化工 股票」陈嘉禾:不赚钱不是价值陷阱的代名词 巴菲特也曾是“背锅侠”

【陈嘉禾:不赚钱不是价值陷阱的代名词。在价值投资中,避免“价值陷阱”也是投资者应该充分注意的一点。但在实际工作中,投资者往往将“股价表现不佳”的错误视为“价值陷阱”的代名词。(证券时报)

在证券市场上,经常会提到“价值陷阱”这个词。在价值投资理论中,“价值陷阱”的含义是“购买估值低的资产,但实际上不注重资产质量,从而陷入看似有价值的价值陷阱”。

在价值投资中,避免“价值陷阱”是投资者应该充分注意的一点。但在实际工作中,投资者往往将“股价表现不佳”的错误视为“价值陷阱”的代名词。

巴菲特(男子名)

我也是一个“背锅人”

在这种错误的情况下,投资者认为只要以低估值买入股票,然后股价不上涨,就会陷入价值陷阱。但是,这种认知是完全错误的。这种误解在2020年至2021年上半年的国内资本市场尤为明显。

对于价值投资者需要避免的“价值陷阱”,投资者购买了基本面令人担忧的股票,因为它的估值很低。在这种情况下,低估值的反弹有时会很遥远,基本面不好会逐渐恶化,投资者就像陷入泥潭:这是绝对需要避免的情况。

然而,在类似的情况下,投资者认为股票估值是低买,公司的基本面仍然良好,但股票价格一两年没有上涨,投资者似乎一段时间没有赚钱。这种情况似乎和真正的“价值陷阱”差不多:投资者一两年甚至几年都没有赚到钱。

但与“价值陷阱”不同的是,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的基本面一直在增长,股息、净资产、净利润逐年增加,公司的市场地位依然稳定。这时候,一年两年甚至几年都没有赚钱的投资者,还没有陷入“价值陷阱”。

虽然像掉进“价值陷阱”的投资者一样,这类投资者的表象是几年没赚到钱,但在利润疲软的情况下,隐藏着基本面逐渐增强、估值逐渐下降的情况。资本市场的规律之一就是估值不可能永远下降。随着夏天的来来往往,投资周期终将到来。低估周期后的估值回报周期会让这些投资者赚很多钱。

因此,在投资工作中识别“价值陷阱”是绝对必要的。但与此同时,我们也不应轻易轻率地将近年来股价不涨、基金净值下跌视为“价值陷阱”。

这里,我们来看一个例子。

如果我告诉你,有一个股票或基金的股价和净值连续四年下跌44.6%,而股票指数同期上涨2.3%,你会认为这个股票或基金是一个应该避免的价值陷阱吗?

如果你想想2020年的资本市场,你就会知道,在这短短的一年时间里,基金很多国内公募的投资回报率已经超过50%,甚至高达100%甚至更多。我甚至遇到一个朋友,他说我买某个基金的时候只赚了60%,我说一年60%很好,你还不满意吗?这位朋友不屑地说:另一个基金赚了100%。

你想想,如果有一个基金很久没赚到钱了,会有人买吗?而如果净值连续四年下跌44.6%,同期市场平均水平上涨2.3%?如果一个股票在四年内失去50%的指数,有多少人愿意购买它?

想想在银行的营业厅或者证券公司的客户大厅里持有这个投资产品是什么感觉?成熟的投资者必须知道,四年来表现比市场平均水平低近50%的基金或股票,将被抛售。基金的股票将被赎回到几乎清盘,股票成交量将陷入低迷,很少有证券公司愿意为这样的股票,写推荐报告,也没有多少机构投资者愿意前来调查。

现在,让我们仔细想想。这个例子是价值陷阱吗?四年来,价格下跌了44.6%,同期市场也上涨了2.3%。这么差的表现难道不是价值陷阱吗?做的这么差,你还有专业水平吗?证券市场还能做吗?从很多人的角度来看,这样糟糕的表现一定是“价值陷阱”,应该避免。

那么,这个不好的例子的主角是谁呢?答案是沃伦巴菲特,世界上最著名和最成功的股票投资。

根据伯克希尔哈撒韦官方网站的数据,从1972年到1975年的四年间,伯克希尔哈撒韦在股票价格的表现分别为8.1%、-2.5%、-48.7%和2.5%。标准普尔500指数指数同期业绩(包括股息)分别为18.9%、-14.8%、-26.4%和37.2%。将这四年的业绩相加,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票价格股票下跌了44.6%,而标准普尔500指数指数公司同期上涨了2.3%。

从1964年到2020年,巴菲特管理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票价格增长了2,810,526%(即28,000多倍),CAGR(复合年增长率)为20.0%,而标准普尔500指数的指数(包括股息)仅增长了23,454%(即200多倍),CAGR为10.0%。如果有人说这样的股票是一个价值陷阱,那他就大错特错了。

正确识别“价值陷阱”

“股价不涨”、“基金净值不涨”被视为“价值陷阱”,古今中外皆有。巴菲特绝对不是唯一的“背锅人”。这里,我们再来看一个例子。

  从2020年初以来的一年多时间里,由于A股市场低估值型股票连续一年多跑输高估值、高ROE型股票,中欧基金的曹名长所管理的基金表现,也就不如人意。

  这时候,很多投资者也就把曹名长管理的基金,当作“价值陷阱型基金”,或者认为曹名长所投资的股票都属于“价值陷阱型股票”,以此证明短期糟糕的业绩表现会在长期持续下去:这是一个典型的把短期业绩表现不好误认为是“价值陷阱”的例子。

  一直以来,曹名长以寻找低估值、资质稳健的股票作为自己的投资风格。他在2020年之前的十几年时间里,为投资者赚到了累计十倍左右的回报,被称为A股市场的“价值一哥”。但是,当他所忠于的低估值、高性价比的投资风格,在2020年和主流市场风格格格不入时,曹名长所管理的基金,业绩表现也就差强人意。

  在2020年,曹名长所管理的所有基金,几乎在同类基金中都排名倒数。这时候,不细致的投资者,会认为既然基金表现不好,基金经理又喜欢买低估值的东西,那么就一定掉入了“价值陷阱”中。

  但是,如果仔细分析曹名长的持仓,投资者会发现,尽管基金净值表现不佳,但是基金所持有股票整体估值的变动幅度,却普遍比基金净值的增长速度低得多。这也就意味着,基金的整体基本面,仍然在稳健增长。如果把基金的持股仔细拆开,一个个阅读报表,会发现其中绝大多数股票,仍然有不错的基本面。

  把这种曹名长短期业绩不好的基金,当成“价值陷阱”,其实和看到巴菲特所管理公司的股价,在1972年到1975年的4年时间里跑输市场将近50%,所以认为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是“价值陷阱”,所犯下的错误是一样的。结果,在2021年初低估值风格反弹以后,曹名长所管理的基金,一下跃居同类基金排行榜榜首。

  “使人大迷惑者,必物之相似也。玉人之所患,患石之似玉者。相剑者之所患,患剑之似吴干者。贤主之所患,患人之博闻辩言而似通者。”在《吕氏春秋》中,作者这样教育人们:非黑即白的东西不难辨别,为人处事最难的,就难在对似是而非东西的辨认上。几年里低迷的价格表现,和真正的“价值陷阱”之间,看似相似,却又截然不同。前者是长期投资的基石,一旦摆脱困境就可以一飞冲天,后者则是埋葬了无数投资者的坟墓。

  而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就在于在同样的低迷价格表现、净值表现以外,有没有真正的增加价值。只要能仔细甄别价值的增长与否,投资者就不难发现“中短期不赚钱”和真正的“价值陷阱”之间的区别,从而把握住真正的投资机会,同时避开恼人的“价值陷阱”。

  (作者系九圜青泉科技首席投资官)

(证券时报)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www.ylqaqzz.com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