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配资

「601996丰林集团」圆信永丰范妍:市场盈利景气度较高 更看好价格强相关行业

「601996丰林集团」圆信永丰范妍:市场盈利景气度较高 更看好价格强相关行业

【元欣永丰范艳:市场更有利可图,看好价格坚挺的相关行业】范艳认为,当市场趋势不明朗时,可以通过产业资本的增减来看。假设在熊市,上市公司的所有持股和减持加在一起。如果是净增,之前的统计都对应熊市,底部,这也是上市公司的自发行为。她说,根据调查,不仅周期好,整个企业的基本面也不错。但她更看好板块,周期,这是一个价格相关性很强的行业。

嘉宾介绍:复旦大学管理学硕士,12年证券行业经验。曾任兴业证券研究中心助理策略师、安信证券研究中心高级策略师、工银瑞信基金,战略研究员、元信永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董事兼股权投资部主任.2011年、2012年、2013年获得新财富最佳分析师(研究领域为战略研究)第二名。擅长宏观策略分析,稳获无数奖项,中长期成绩突出。管理下的基金“优秀”系列在各个阶段都表现出色,其中尤佳生活在2019年3月21日,获得第14届中国基金工业之星基金奖和三年连续回归之星基金奖。

大而美之后,市场风格会如何旋转?波动中如何规避市场风险点?通过产业资本的增减,我们可以发现趋势?的市场规律。在这方面,元欣永丰基金,的经理范艳与大家分享了他的精彩观点。

范艳表示,市场充满不确定性和风险。控制行业和个股的集中度,可以相对控制基金回撤的范围。她给自己提了个要求,单个行业的仓位上限不要超过15点,单只股票的仓位上限尽量保持在5点以内。

范艳认为,当你看不清趋势市场时,你可以通过产业资本的增减来看它。假设在熊市,上市公司的所有持股和减持加在一起。如果是净增,之前的统计都对应熊市,底部,这也是上市公司的自发行为。她说,根据调查,不仅周期好,整个企业的基本面也不错。但她更看好板块,周期,这是一个价格相关性很强的行业。

以下是采访记录:

元欣永丰范艳:分散投资规避市场风险点

主持人:首先请范先生介绍一下自己的投资框架和投资逻辑。

范艳:我创业时曾是一名战略研究员。我的本质工作是宏观策略和研究,所以我的投资框架离不开卖家积累的研究经验。我的框架其实简单来说就是一个自下而上的框架,即从宏观开始,下降到行业和个股的配置,可以理解为先宏观后微观。

我们的框架不仅仅是一个宏观框架。事实上,如果框架是准确的,就必须从多个角度来衡量。因此,即使我们分析宏观经济,我们也是在四个层面上实施的,第一个维度是宏观经济数据层面;第二个维度是行业层面;第三个维度在各个公司层面实施;第四个维度是拿出财务数据做一些分析。这四个维度的交叉验证导致相对准确的宏观判断,所以实际上是一个组合系统。

主持人:你的岗位分散,你的行业分散。你的垫底选股方法是什么?

范艳:我的立场非常分散。我的一个要求不是国家或者合同规定的。我对自己的要求是单个行业,即按照中信一级行业分类,单个行业的仓位上限不超过15点,单只股票的仓位上限尽量保持在5点以内。为什么是这么多元化的投资?因为我觉得市场上有各种各样的风险点,并不是所有的风险点都能被我们原来的分析框架捕捉到,有可能我们的分析是错误的。比如之前对教育行业的政策监管,其实是一个突发事件,并不意味着我们今天可以通过对这几年和这五年的行业深入研究来判断这样的结论。

市场充满不确定性和风险。如果我们犯了错误,这意味着基金正在撤退。然后控制行业和个股的集中度,这样可以相对控制基金的回撤。毕竟很多买基金的都是普通人,对风险的承受能力可能没那么高,所以这就是我是分散投资的原因。

但说到个股,我们还是老样子。我们希望根据这个行业的繁荣程度来选择。因为即使是最好的公司,如果处于一个行业的下行周期,也可能是下行的,只比别人少一点点。所以,我们的第一点是先确定行业的景气程度,要求行业有一个向上的周期。选择公司有几点。第一,公司最好是管理能力优秀的公司,比同行好,然后再结合他的整体估值水平。

元欣永丰范艳:调查产业资本增减情况,寻找市场底部

主持人:2008年进入牛市场后,已经进入第二季度。你能告诉我们你对市场的看法吗?

范艳:我自己做过统计。如果以2018年底为熊市底部,2019年个股收益率中值约为15点,去年约为0,今年为负3。数据只是粗略估计,也就是说从18年熊市垫底到现在,个股涨幅中值刚刚超过10点,离熊市不远

然后每个人都能看到一件事,就是你看不清楚的时候。假设这是一个熊市有两个规则。一种是你把上市公司的所有持股和减持加在一起。如果它变成了净增长,它总是对应着熊市,底部,这是上市公司的自发行为。以后可能会失败,但至少说明工业资本愿意和你站在一起,它的估计应该是比你更准确的一个群体。他对自己行业的展望,对竞争对手的展望,对公司现状和未来的展望,应该比我们更清晰。

  环保去年六月份到现在为止十五家大概出现了增持,还有股票回购。我觉得现在可能是分化比较大的时候,近了想不清,你就想远的,以三年的维度,你愿意拿一个债券,收益率是4%,还是愿意拿现在这个公司?那3800个公司里面,足够选出来一两百家符合这样的要求。所以我并不看熊市,我看牛市,我希望能有一个相对靠谱的收益率,因为去跟债券比,咱比一个长期,比个两三年。

  主持人:前面也说到3800多家公司其实相对还有很多机会的,范总我想问一下,另外200多家公司都是所谓的抱团,所谓的核心资产,您是怎么看这个现象?

  范妍:我看不懂。其实就是比较简单,看未来两年大概值一个什么水平,比如说两年后的目标价跟现价比是一样的或者倒挂的,别人说这个安全,我会觉得我能赚什么钱?我当然里面也有很多优秀的公司,如果它估值合理我愿意拿,可能这个比例还不够高。

  圆信永丰范妍:更看好顺周期景气度

  主持人:其实目前就低估值顺周期是比较火的,你对周期股怎么看?

  范妍:对于盈利层面我是看好的,不仅是周期性行业,我觉得每个行业其实都有自身的一个周期,可能跟宏观环境没关系,但是它自身就有各种各样的的小周期。我们现在去调研一个公司,大概感受是这样的,一边是这个公司在跌的,一边董秘坦然自若地跟你讲说这个公司基本面今年真的很不错,我们调研到现在为止大数上来看还都挺不错的,不光是周期的这些板块。

  但是周期的板块可能我更加看好一些,就是价格强相关的这些行业我更加看好一些。未来我们要求做到2030年以前碳达峰,我们跟别的国家有一个地方不一样,就是欧美可以说是碳达峰,因为它的工业早就转移了。轻工业,重工业是在全球慢慢转移的,一开始是转移到了日韩,日韩再转移给了亚洲四小龙,然后到了我们中国,90年代我们是发展轻工,00年以后发展重工业。

  但是我们跟别的国家有个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我们的体量非常大,无论轻工占比还是重工业占比,很难在其他的国家找到一个足够体量的经济体承接我们的产业转移,比如说越南人口完全不够。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碳达峰其实要含着我们的工业一块碳达峰,可能对于我们未来工业的排放,包括未来的增长有更严格的要求,会把行业周期拉得更长。以前我们看周期行业可能两三年这么一个维度,它会有波动,往后看可能我也在想这个周期可能会变长,

  主持人:A股历年都有风格轮动,你对风格轮动是怎么看的?

  范妍:风格轮动其实有各种,以前我当卖方研究员的时候要填表格,说你看好大盘股还是小盘股,你看好成长股还是价值股,比如说看好周期股还是消费类的,它有不同的各种各样的选项让你来填。总体来说,过去的几年是大而美的市场,就是大盘成长是最靓的仔。但是往后看真不一定,这个我不说我的判断了,因为大家每个人都对这个有不同的看法,但是过个几年就会变。

  主持人:站在十年后的今天,您认为未来的投资机会还可能存在哪些行业?

  范妍:我觉得其实都有机会,其实各种行业都会有机会的。比如说是在一个传统的行业里,它有优于其他的公司的优点,它可以把这个优点放大,维持未来几年的增长,这样他也是有机会,我现在反而觉得行业并不是一定要是医药,一定要是新能源车,而且就算是看好这个行业,也有可能是因为不同的估值体系,所以可能不一定是它。

(东方财富研究中心)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www.ylqaqzz.com

关于作者: 股票配资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