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配资

「核电龙头股票」云溪基金阳勇:用低估方法选不到优质医药股 药品、器械等龙头距天花板还很远

「核电龙头股票」云溪基金阳勇:用低估方法选不到优质医药股 药品、器械等龙头距天花板还很远

【杨永,基金,云溪:不能轻敌选择优质医药股。医药、设备等龙头企业离天花板还很远】在A股市场,只有金融和房地产可以用Graham的方法买到,你永远拿不走优质的医药股。中国的药品、设备和其他领先的上限在未来10年内都不会达到。(证券市场红周刊)

在A股市场上,只有金融和房地产可以用格雷厄姆的方法购买,高质量的医药股永远不会有任何机会。

中国的药品、设备和其他领先的上限在未来10年内都不会达到。

2021年1月以来,医药在达到新的高度后迅速分裂,使得投资轨道的逻辑进一步被解读为被选中的公司。对于目前的医药投资逻辑,云锡基金,董事长杨勇在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并长期关注医药行业时表示,为了更好地把握医药股的机会,必须着眼长远。

杨勇认为,如果将医药类股按价值排序,可以分为三类,即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平台公司、细分轨道龙头和天花板很高的行业轨道龙头。“目前,A股医药行业的龙头企业市值不足1000亿美元,而美国有十几家市值超过1000亿美元的医药公司。未来,我国一批创新药物、医疗器械和医疗服务将很有可能进入万亿市值时代。”

格雷厄姆的投资法不适用于医药股

研究药库质量就是“看疗效”

《红周刊》:你长期投资医药股。具体投资方式是什么?

杨勇:首先,我们从上到下选择景气度高的子轨道,然后从这些子轨道中选择最有竞争力的企业。而这种企业要么是第一个细分轨道,要么是这个轨道上唯一的一个,就是垄断市场。

比如医疗美容产品细分轨迹处于快速扩张的婴儿期,高度繁荣。而且医美极易上瘾。和很多水光项目一样,每个月都要打。如果不打皮,会恢复原状。很粘,会形成明显的棘轮效应。在医疗美容产品的轨道上,整个市场上只有上市公司爱美科的产品“Hi-Ti”获得了这一适应症的批准。此外,还有许多产品是市场上的第一。所以我们在爱美客上市前做了一个重点研究。

《红周刊》:你目前对医药行业的配置比例在40%左右。为什么仓位这么高?

杨勇:医药在重仓的配置主要在于行业的刚好需要的价值和未来的巨大空间,因为医药的需求一直存在,人的一生都和医药行业联系在一起。而且人类对医药的需求在不断升级,是一个供不应求的行业。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足以支撑庞大的医药市场。

《红周刊》:目前很多药企估值都在100倍以上。你觉得贵吗?

杨勇:对于医药公司,A股投资者喜欢用静态市盈率来衡量,但在海外成熟市场,机构投资者更喜欢用长期估值。此外,由于医药股票具有消费升级、先进制造、技术创新等多重属性,各属性医药公司的估值方法也不同。以创新制药公司为例,不能单纯用PE来估值,要看PS或者R-NPV估值。

但我认为投资者不需要过多讨论医药公司估值是否合理。因为对于医药公司来说,它的质地是首要的关注因素,它的股价和PE很大程度上是由市场资金的供给决定的。如果大盘上涨到6000点,医药股的估值可能会翻倍,如果大盘下跌到2000点,它们的估值也可能会下跌。

至于药企的估值,如果过于保守,总想用50美分买一个价值1元的公司,用Graham的观点去找好股票,那么你只能买金融和A股,的房地产,永远逃不过股票像爱尔眼科一样。现在时代变了,信息越来越透明,好公司一般都不便宜。

《红周刊》:如何在研究层面确认一家制药公司的质量?

杨勇:最重要的是看临床效果。根据对上市公司的调查,很多高管卖瓜吹牛,有失公允。医生最清楚产品是否有效,所以我们会在调查上市公司后去医院确认。

比如2019年底,我们在调查了几家支架公司后,去深圳某三甲医院心血管科进行调查。医生普遍报道,国内最好的支架是微创产品,临床效果和雅培差不多,其他国产支架就逊色很多。医生在临床一线,最清楚什么支架效果好。回来后,我们调整了我们的购买池和观察池目标。到现在,伟创涨了近七倍,我们淘汰的目标股价还在。

创新药物争夺团队、渠道和管理

CXO和创新药物的前景“血脉相连”

《红周刊》:创新药物永远热。你如何判断创新药物龙头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杨勇:我觉得药企的核心是技术。对于一家创新的制药公司,我们将首先观察其科学家团队、R&D管道和销售收入,以判断该公司是否具有竞争力。如果一家生物制药公司没有强大的科学家团队、先进的技术和管理能力,就很难在长期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以信达生物为例,其PD-1具有良好的疗效、优秀的科学家团队和先进的技术,这些都是关键因素。而且可以在海外销售国内药品,授权礼来,说明这家公司有全球化的能力,国内有这种能力的上市药企屈指可数。

《红周刊》:有人认为产品管道是创新型制药公司的重要硬核体现。你怎么想呢?

杨勇:是的,创新药物的产品线是否丰富很重要。我觉得量能有1~2个重品种给创新的药企,有些重品种可以给公司带来长达10年的稳定

定增长和现金流。通过分析医药公司管线的布局可以判断未来新药上市的节奏,推断其成长的可持续性。另外,商业化能力也很重要,如何让医生快速了解该产品,并迅速铺向市场非常关键。因为专利期有限,销售要争分夺秒,要在有限的时间内积累足够的利润,投入下一个产品的研发,才能保证管线的接续。

  《红周刊》:那么创新药最大风险点有哪些呢?

  阳勇:最大的风险是新药研发失败,因为新药研发动辄几十亿,一旦失败会面临戴维斯双杀。其次,是专利药悬崖的风险,一旦专利保护期结束,又没有新品接续,估值也会断崖式缩水。所以我们要投资的是管线丰富的创新药企,一方面单个产品研发失败,不足以构成致命影响;另一方面,专利期结束之后,会有产品接续。

  《红周刊》:科创板出现不少亏损上市的创新药公司,那么这类医药股有投资价值吗?

  阳勇:如果一家药企甘愿冒着不赚钱的风险还一直埋头搞研发,是值得敬佩的,说明企业家不为短期利益所动,眼光足够长远。十年前,当其他上市药企眼光都停留在仿制药上的时候,恒瑞就开始前瞻性地布局创新药。这才有了“药中华为”的称号,有了10年20几倍的涨幅和6000亿的市值。

  一些亏损的创新药企,产品研发时间长,费用大,但是一旦商业化投产,就获得几十倍甚至几百倍的回报。如果以这些药企的研发管线、未来产品收入等方法进行价值测算,这类公司是存在较大价值的。

  《红周刊》:CXO(创新药产业链)头部公司股价在近期创出历史新高,如凯莱英、泰格医药、康龙化成等。CXO行业未来前景如何?

  阳勇:CXO企业的主要竞争力主要体现在,保证质量的基础上尽可能的提升效率,帮助创新药更快地上市。CXO公司的模式更多是扮演了创新药企的“卖水人”角色,它们不仅能享受创新药行业发展的β,还不承担客户研发失败的风险。我认为,只要人类存在,创新药的研发就会持续,对CXO的需求也就会一直存在。

  拥抱平台型公司

  眼科、牙科和器械龙头可看10年

  《红周刊》:聚焦到细分赛道,眼科上市公司如爱尔眼科与欧普康视,以及一些牙科龙头,它们的投资逻辑是怎样的?这些赛道可以看5~10年吗?

  阳勇:爱尔眼科和欧普康视看上去估值很高,但是这两家公司还都是眼科大赛道里的小公司。爱尔眼科2019年收入不过百亿,欧普不到7亿,而我国有7亿的近视人群,随着消费升级的趋势越来越明显,有更多的人去爱尔做飞秒手术,摘掉眼镜。而角膜塑形镜也有很好的防治近视效果,这个产品的市场需求也在不断增加。另外,医疗服务的企业大多是偏消费的,不受医保影响。所以我认为,5~10年后,眼科公司依旧是非常好的投资赛道。

  牙科也是高景气度赛道。这个赛道首先同样受益于消费升级,因为爱美是人类的永恒追求,正畸等高客单价产品正迎来快速发展。其次受益老龄化,高客单价种植牙的需求也在爆发。

  《红周刊》:与眼科、牙科相比,血制品行业公司也不是很多,这个行业怎么样?

  阳勇:血制品行业是个壁垒很高的行业。尤其是从供给端来看,牌照不多,参与者有限,天然的竞争格局较好。但是,由于国家对于血站的审批较为严格,血制品在供给端往往增长速度较慢,导致这个行业难有爆发性增长,另外,血制品行业同质化竞争明显,所以我们并没有重点关注。

  《红周刊》:医药各细分行业哪些存在发展天花板?对于分化严重的医疗器械行业,又该如何挖掘出好公司呢?

  阳勇:医药行业尤其是老龄化用药行业的空间,长远来说非常广阔。当然,存在部分细分行业可能会逐步退出历史舞台,那么针对这类细分行业来说,天花板就是存在的。但是目前来说,医药行业很多细分赛道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处于高速成长期,我认为中国的药品、器械等龙头的天花板在未来10年都无法到达。

  对于医疗企业最大的风险是集采,因此,鉴别是否是好公司的首要标准是产品是不是同质化的。只有非同质化的、创新类的产品,才不会被集采。一个供不应求的产品是不会参与集采的。我认为医疗器械依然是要买平台型的公司,有定价权的公司。医疗器械行业,研发投入越多,研发效率越高的公司竞争力会越强,而受集采影响大的公司,将可能面临着艰难的转型。

  用产业逻辑为长期持有背书

  等待龙头走向万亿市值

  《红周刊》:您是以浮盈还是什么方法来对“钟情”的医药股进行长期持有的?

  阳勇:我来自产业,我们投资企业并不是以现在涨不涨为标准,而是以有没有产业逻辑,未来5~10年能不能持续高成长为标准的。如果我们通过对企业深入的研究,了解了企业的真正价值,假设研究发现未来企业到达成熟期值10000亿,但目前企业只有1000亿,未来这个企业5年有10倍以上的成长空间,那么我们肯定有充分的理由坚定持有。而我们覆盖的股票多是顶级企业,那么即便股价经过长期横盘调整,我相信终究都会以暴涨的形式来修复。

  《红周刊》:如果将未来的医药行业投资机会做一个整体排序,您认为是怎样的?

  阳勇:我觉得未来机会主要分为以下几个大类。第一种是大的平台型公司,这类公司是往往是大赛道的“第一”、市场份额和市值具有明显优势,像医疗器械的迈瑞以及CXO的药明康德等。第二种是细分赛道龙头,我们特指细分赛道多是那些大平台公司还未涉及、进入的领域,这类公司的主要特点就是高增长,增速明显高于行业及头部公司。再者就是天花板很高的行业赛道,代表公司像第三方医学实验室的金域医学,分子砌块领域的药石科技等。

  《红周刊》:未来哪类医药股有望突破万亿市值?

  阳勇:目前A股中的医药行业的头部公司,市值不到一千亿美元,而美国市值超过千亿美元的药企则多达十几家。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创新药企的技术不断的提高,中国的药品在立足中国庞大的市场基础上,将会销售给更多的欧美等海外国家,未来中国一批创新药、医疗器械、医疗服务的龙头有极大可能将进入万亿市值时代。

(证券市场红周刊)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www.ylqaqzz.com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