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配资

「中日韩自贸区」融通基金邹曦:把握结构性产业趋势 周期龙头或迎价值重估

「中日韩自贸区」融通基金邹曦:把握结构性产业趋势 周期龙头或迎价值重估

【荣通邹:抓住结构性行业周期龙头还是欢迎升值】邹认为,更重要的是抓住2021年的结构性机遇。他强调,板块优质龙头股将实现全面升值,迎来历史性投资机遇。

邹,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硕士,从事证券和行业19年,具有从业资格。他于2001年2月加入荣通基金,现任公司股权投资总监及荣通实业繁荣证券投资基金等产品的基金经理。

在复杂的A股市场,最缺乏的是“长期经验”和“相对通用的方法”。

荣通基金,副总经理兼股权投资总监邹是一位在行业有20年从业经验,在公开发行投资有14年从业经验的资深人士,同时邹独特的产业投资体系和组合均衡管理方法论也让他对整个市场的各类资产有着一致的审视方法。

以邹为经理的金融业在蓬勃发展,从2019年开始,机构投资者的比例逐渐增加。最新季度数据显示,持有人70%以上是机构投资者。

邹Xi认为,更重要的是要抓住2021年的结构性机遇。他强调,板块优质龙头股将实现全面升值,迎来历史性投资机遇。

把握长期变量

在20多年的投资和研究经验中,邹朱熹已经成为工业趋势投资和资产组合平衡管理的两个重要工具

邹Xi坦言,回归基本面认知视角,“利润增长预期”是股价上涨的根本动力。“我希望从中长期把握一个不会轻易改变的相对确定的变量。”邹表示,要找到一个结构性的工业,而不仅仅是抓住周期性繁荣的波动,需要利用自己的工业投资体系。

邹认为,工业投资体系的核心原则是,在社会经济生活中有各种工业,可以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生产效率,符合促进社会进步的方向。其中,无论宏观经济和股市环境如何变化,引领或顺应产业趋势的企业嵌入价值都在不断提升,其股票具有投资价值。

产业投资趋势重视中观研究,根据共同因素对具有相同驱动力的产业群进行比较,从而发掘具有投资价值的产业趋势,而不是在整个市场上坚持一般的产业比较标准。

具体来说,工业趋势的驱动力可以分为以下三类:社会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和技术进步。

第一,从社会体制改革的角度来看,更多用于研究消费类股。关注消费习惯和行为的改变不会使短期消费需求特别是关注

第二,从技术进步的角度来看,更多用于研究科技股。主要看技术进步能否创造新的需求,一些技术进步能否创造新的需求,比如智能手机、TWS耳机、光伏;但有些技术进步可能只靠匹配需求,比如新能源汽车和芯片,它们的股价表现模式会完全不同。

第三,从经济体制改革的角度来看,主要用于研究周期性股票的变动,更多的会从产业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的角度来分析。

“没有结构,就没有投资。”邹Xi强调,如果趋势,没有结构性产业,他不会轻易出手干预。

同时,工业趋势投资注重结构转型,而不仅仅是简单的均值回归和周期往复。在资产配置和个股选择方面,也是基于工业趋势的研究

除了工业投资,资产组合平衡管理思想也是邹投资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在邹的投资研究体系中,组合管理的原则是一般情况下获取Alpha,极端情况下获取Beta。邹说:“Alpha代表能力,Beta代表运气。一定要时刻分辨和提醒自己是赚压岁钱还是赚能力钱。”

根据驱动力的不同,荣通的投资研究团队将市场分为四大板块,包括:一是利率驱动的金融房地产板块;二是出口和制造业驱动的顺周期,以及房地产等逆周期板块;第三,消费驱动消费板块;第四,科技驱动科技进步板块。

一般来说,投资组合的仓位是Beta,个股是Alpha。在邹的投资组合管理体系中,四个之间的配置属于贝塔,这是由宏观战略因素决定的。但是在板块选择一个行业是这个行业的开端。邹和他的团队主要致力于寻找Alpha,包括行业中的Alpha和个股中的Alpha。

深入培育投资体系

在邹看来,把握上市公司基本面是最原始的投资方式。在基本面投资上,我们希望能从把握结构性产业趋势的角度和方法来看待所有资产。

综合社会制度、技术进步、经济体制等因素的变化,需要回归投资所追求的真实目标,即观察上市公司盈余增长的速度、持续性和稳定性。

“我要始终如一。”邹表示,无论对于周期股、科技股、消费股还是股来说,基本方法没有区别,但不同领域的重点是不同的。否则,如果你只知道某个行业或者某类资产,你成功投资的几率会更高。如果能做到一致性,就能有效把握基本面投资的本质和脉搏。

其实这背后的重要前提是对每一类资产都有深入的了解,而邹这20年的投资和研究经验所积累的能力圈,是邹投资的坚实基础。

"我亲身经历并实践了每一种资产."对邹来说,这是对各种资产深刻认识的源泉,也是自己投资的真正比较优势。

总之,邹伟认为一个完整的投资体系应该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认识论,即如何认识世界、市场和股票,然后从投资哲学转向方法论(基于投资哲学)

股价运行规律),到工具箱,到能力圈。

  第二,如何做组合管理和交易实施、有效进行风险管控、获取稳定可持续的收益。

  第三,如何平衡自己的投资心态,让自己处于一种持续稳定的工作状态。在邹曦看来,心态可能是做投资的那个“1”,而其余都是后面的“0”。

  “自洽”也是邹曦始终强调的重点。如何做到“自洽”?邹曦表示,“看长”和“均衡”是结合自身特质与工作习惯总结的两个方法。

  他表示,首先是要看的长。因为相较于周期景气的短期变动,结构性的产业趋势变化,本质上是一个长变量、慢变量。因此在体系逐步成型之后,邹曦管理组合持仓中很多股票的持有超过4年以上;其次是组合配置相对均衡,不会去跟风做大的风格切换,尽量做到风格中性。在贝塔中性的基础之上,深耕基本面,挖掘阿尔法机会。

  值得一提的是,融通基金权益业绩近年来全面爆发,也与邹曦的投资体系紧密相关。早在2017年接手融通基金权益投资管理工作时,邹曦的这一投资体系就以初步确立雏形,近几年来的亮眼业绩,正是一种水到渠成的结果。

  回首来看,邹曦认为三方面经验值得总结:第一是明确追求多元化的阿尔法;第二是做到真正有效的投研一体;第三是融通基金旗下的公共组合起到了支撑平台的作用。

  龙头价值重估

  谈到2021年的市场,邹曦有两个重要观点:一是今年系统风险不大,但结构性风险非常明显;二是抱团有可能瓦解,但并不意味着大小风格会转换。

  从宏观角度来看,基于以下三点因素,目前市场系统性风险或不大:

  第一,从经济状况来看,经济应该比市场预期要好。市场之前认为疫情之后前高后低,但从环比数据来看超出预期。

  第二,从流动性角度来看,预计流动性会逐渐收紧,但可能是一个斜率相对较低的过程。流动性的收紧,疫情之后一次性的流动性释放结束,必然会有正常化过程,但会相对平缓,极度收紧的状态不太可能出现。

  第三,从估值角度来看,现在有很多股票,尤其是资金抱团股,估值相对来说已经非常高,或存在泡沫,不过这种估值毕竟不是系统性、全市场的高估。

  邹曦指出,现在可以明显看到资金抱团现象,以及较高的估值。很多板块、行业、子行业都已经达到甚至超过历史最高估值水平,并且还在不断创新高。在这背后,流动性的因素应该是主导。接下来需要观察流动性什么时候出现逆转。国内流动性的逆转,预计3、4月份或逐渐开始,与社融的收紧高度相关。

  谈到市场热议的顺周期和逆周期,邹曦指出,在低估值的周期板块中,有必要区分顺周期和逆周期,这是去年三季度以来新的领悟和结论。

  所谓顺周期方向,简单理解就是与出口制造业相关的;逆周期方向是房地产、基建相关的。辨析周期股的投资机会,一定要考虑顺周期的业绩弹性和逆周期的盈利可持续性。

  邹曦认为,从弹性来看,出口制造业一改过去十年的低迷状态,可能进入到了新的向上阶段,或者说在疫情之后,出口应该比疫情之前的中枢水平要高。制造业因为在各种融资体制环境的改进以及中国产业升级的推动下,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所以可以成为拉动经济的主要动力。

  宏观因素的变化反而会导致房地产、基建从过去十年稳定经济,托底经济的力量,变成了经济的平衡器。房地产和基建的持续性或会超过大家的预期,预计未来五年、十年或可以看到房地产、基建的投资保持个位数的增长。它的韧性和持续性是关注的重点。

  具体来看,沿着前述两个方向,在顺周期中,邹曦更看好的是航运、化工、高端制造业等。从逆周期的方向考虑持续性,更看好的是工程机械、重卡、消费建材等。

  邹曦认为,从基本面出发,周期板块的优质龙头股或将成为新的“抱团”方向。

  他指出,当中国经济进入平稳增长的新常态之后,周期波动将大幅降低,对于传统周期行业,其需求增长的持续性和稳定性会远超市场预期。经历了过去十年严酷环境的洗礼,众多周期行业的竞争格局明显优化,企业之间竞争的主要因素从规模扩张和价格等数量型方式,逐步转向品牌、渠道、技术进步和成本控制等质量型方式,龙头公司已经凭借综合优势取得有利的竞争地位,并能持续保持甚至不断扩大。过去五年,可以看到相当数量的周期行业龙头公司已经具备不逊于消费行业龙头公司的良好财务结构,现金流稳定,资本收益率维持在较高水平。关键在于,由于思维惯性的存在,周期板块的优质龙头股普遍处于较低的估值水平,完全没有反映其基本面脱胎换骨的改变,从内涵价值来看,其估值水平完全有可能跃迁至新的中枢。

  “2021年将可能成为周期板块优质龙头股全面实现价值重估的元年,无论是内涵价值、政策催化、还是资金属性,基本条件都已具备。这可能是一次历史性的重估行情,同时也可能是十年一遇的机会。”邹曦表示。

(中国证券报)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www.ylqaqzz.com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